广告合作邮箱:JAV99HD@gmail.com
合理安排看片时间,享受健康生活。

  首页  »   自述人生 »  国外游的艳遇

国外游的艳遇

更新时间: 2019-08-28 14:37:09

长话短说,有一年的冬天,阴雨绵绵,阳光普照的日子相当难得一见。每天驱车上班的路上都会让人觉得很压抑,上班的时候整个人都觉得无精打采的。
本狼跟大多数人一样总是为了生活而奔波,忙碌了一年,到了年底,业绩也还真的是不错。春节的时候,慷慨的老板额外给了我一个大红包,还给了我半个月的时间休休假,放松一下身心,养精蓄锐,为明年的拚搏充充电。

很多人都会觉得自己业绩突出,老板给你的大红包是理所当然的。我可没这么想的,老板给的大红包,应该拿出一部分以其它方式回赠,羊毛出在羊身上。国人自古崇尚礼尚往来,你敬我一尺,我敬你一丈。

趁着假期,狼性未泯,也为了孝敬父母,我决定带着父母到泰国去走亲戚(忘了交代一下,我的家乡是个侨乡,泰国我是去过了n次),顺便买点东西送送礼。

给父母办理护照,就跟到旅行社去办理泰国游的手续,缴费、办理签证手续。跟旅行社的人说明到了泰国,父母就离团不随团一起游玩,只有我一个人跟团,到了要回国时的那天父母就直接到机场随团一起回国。说白了也就是买了便宜的双程机票。旅行社的小姐对我说,那你是一个人,到时候要跟别的团友一起合住一个房间,也有可能跟导游一起合住。开玩笑的对旅行社的小姐说:“到时候安排个年轻的女导游去吧,我很乐意。”“你就想啊。”

到了约定的出团时间,随旅行团坐着大巴出发到机场去。扶着年迈的父母上了大巴,安顿好作为后自己随便找个偏僻的靠窗位子坐下,人数不多,只有20多人,所以人到齐了车上还剩下大半空位。

导游也上车了,稳妥起见,又一次跟大家宣布了一些规则(办理手续时有发过)。去了那么多次了,现在我是左耳进右耳出。

车开动了,一路无语的到了机场。办理好相关的出境、登机手续后就在候机厅等着登机了。这才看了一下团友都是些什么人。这个团是三、四十岁的居多,有几对是夫妇,还有几个年轻的小伙子。

其中有一对看似姐妹的女团友带着一个老妇人。那对看似姐妹的看起来35-40岁左右,大稍微丰满一点,小比较纤瘦高挑。听着她们的对话,知道她们跟我一样到了泰国也是老妈不跟团,只有她们俩跟团旅游,父母也跟老妇人聊了起来。我只是偶尔的插一两句话。知道姐姐叫露,妹妹叫雯。

上了飞机,大家知道短途国际航班的飞机跟国内航班的飞机没多大区别,座位也是很挤的,对于我这个算是高大的南方人来说,3个人挤在一排座位上是有点难受。刚好那一航班上有一认识的空姐,她叫我到前面,跟机上安全员一起坐。盛情难却,在众人羡慕的眼光中大摇大摆的坐了下来,途中也趁着空姐空闲的时候跟她聊聊几句,不再细说。

经过几个小时的颠簸,终于到达了曼谷素万那普国机场。办理出境手续后随团出境,见到亲戚早就等候在机场出口处,跟堂姐寒暄了几句后父母被堂姐他们接走了,也就一个人随团开始了剩下的七天泰国之旅了。

当天先是到了酒店安排住下,大家相互都基本上清楚谁跟谁住一起,我是跟另外一个男团友(他是前两天跟团,后面的离团)一起被安排在同一个房间,露和雯的房间和我们隔着一个房间,中间住的是一对夫妇。

吃完晚饭后,大家就相约出去买点东西吃,泰国热带水果是相当好吃的。虽然国内也有得吃,不过就是很贵。

人生路不熟的,大家都不敢走离酒店太远,转了一圈买了水果回酒店,在门口碰到了那露、雯姐妹俩,看样子她们俩是换了衣服后才出门,都穿着长裙。露显得有些臃肿,雯显得高挑,胸部看起来也不是很大,不过还是蛮挺的。礼节性的打了招呼后就各自离去。

女人的乳沟跟时间一样,挤挤还是有的。现在的胸罩五花八门,还有一些乳贴之类的东西。所以对于没有检验过的东西,大小狼们也不必把看到的放在心上。

回到房间,洗了水果吃了一点,又冲了杯咖啡喝了起来。同室的团友不知道跑哪去了,拿了衣服洗完澡,穿着沙滩裤,躺在床上看着听不懂的电视,迷迷糊糊的有点睡意。

门铃声把我的瞌睡虫赶跑,开门一看,是露按的门铃。

“都买了什么东西?”“买了些榴莲、山竹还有一些叫不出名的水果。”
“喝茶不?要喝的话过我们房间。”“等等,我换条裤子再过去。”

“换什么换,露大咧咧的说着。”显出熟女的豪放。

锁了门,跟着露到了她们的房间,不见雯。见到洗手间的门关着,里面传来阵阵水声。看样子雯是在洗澡了。随便聊着,才知道露40岁、雯38岁,都比我大。雯跟我同年出生,比我大几个月。

“你都得叫我们姐姐。”“无所谓的了,都是一个称呼而已。”

“谁得叫我姐姐。”雯刚好打开洗手间的门,问道。“源,他比我们小,得叫我们俩姐姐。”

见到是我,雯脸上飞过一抹红霞,瞬间即逝。“不知道你会过来。”雯穿着一件紧身背心,里面真没戴胸罩,可能是刚刚洗完澡,她那半大不小(估计有32c)的乳房上挺立的两个乳头在紧身背心上突出两个尖尖的痕迹,底下穿着一条热裤,好一双修长的腿。雯有点不好意思的说。

露:“雯,你来冲茶。我也去洗澡。”拿起放在床上的衣服进了洗手间。“还是我来吧。”我赶紧烧水冲茶。

目光漫无目标的扫瞄着房间,床上堆着几件衣服。看到我目光看着床上,雯转身赶紧把床上的衣服手忙脚乱的收拾起来。但还是让我看到了她那一件红色的蕾丝胸罩,薄薄的。

露洗完澡,水也开了。冲茶、喝茶、聊聊家常。

露:“你怎么不把老婆也带出来旅游,是不是单独出来方便点?”“她跟我来过几次,不想来了,跟孩子到北方去看雪了。”

“你们老公怎么不跟着你们来,放在家里你们放心?”露对我使了一个眼色。我也会意的不再追问。

闲聊了一会,同室的团友回来了,找我拿钥匙开门。见时间不早了,跟姐妹俩告别回房睡觉。

刚刚睡下不就,隔壁就传来了一声大叫:“啊。”接着听到有人在轻轻的说着话。开始也没在意。不一会隔壁又传来了唧唧呀呀的哼叫声。“哦哦,老公轻点,你的鸡巴今晚好硬好大啊。”“啊啊,别咬我的豆豆。”“老公的鸡巴好吃吗?老婆。”“好吃,我最喜欢吃你的龟头。”“呜唔。”深夜的叫床声穿透力极强。

隔壁的夫妇在做功课,应该是刚刚开始在69口交着。“啪啪啪。”隔壁又传来了肉体碰撞的声音。“啊啊啊啊,操我我的逼痒,老公快点,用你的大鸡吧插烂烂我的宝贝。”

啪啪啪啪,碰撞声接连不断。大概过了有20分钟左右。随着女一声尖叫“啊啊啊啊。”男的喘着气继续辟辟啪啪的抽插声:“嗯嗯啊啊啊啊。”男的几声闷叫。

一阵悉悉索索的整理声后,很快又恢复了夜晚的宁静。

接下来的两三天,大家有说有笑的一起旅游购物,我也给老婆儿子、老板娘、老板的女儿买了点手信。也显示出点绅士风度,有时也帮姐妹俩拎东西。
第四天,到了芭提雅。白天都是些传统的节目。晚上上游轮吃饭、喝酒、看人妖表演。雯坐在我的右边,再过去就是露。雯穿着白色紧身背心,里面是一件红色蕾丝胸罩,下面穿着黑色短裙。

人妖表演完了之后就下来跟游客一起玩耍、拉着游客一起跳舞狂欢。

我们几个还是在座位上喝着酒,几个人妖过来,从背后搂着我们闹着玩。用她们丰满的乳房紧贴着我们的头,把姐妹俩吓得哇哇大叫。

你越是害怕,人妖越是兴奋。你不摸她,她还不高兴呢。会让她觉得你认为她不够漂亮妖艳。

一个妖艳的人妖对着我说:“你看你老婆,那么害怕,你怕不怕。”“不怕,干嘛怕你们。”说着我一手把妖妖胸前的礼服往下一拉,露出了妖妖两颗豪乳,在豪乳上摸了一把,妖妖高兴的捧着豪乳,用手挤了挤奶头,竟然还射出了奶水(应该是激素用得太多了),使劲的用双乳碰撞我的脸。说真的,我的头都被撞得有点晕晕的。

妖妖侧身坐到我的腿上,侧对着雯,伸手摸了雯的脸,趁雯不注意,还偷袭摸了一把雯的胸部,我见到雯吓得往后退。笑着伸手拉着雯的右手说:“雯姐,她摸你的,你也摸摸她的。”说着就把问道手拉到妖妖的丰乳上,雯也笑着轻揉了几下。妖妖兴奋的拉着雯的左手,我趁机伸出右手搂着问道腰,把她拉起来跟妖妖抱在一起。妖妖和雯打闹着,露在一边笑得合不拢嘴,身后是一个妖妖用乳房顶着露的头,双手伸到前面摸露的乳房。

嘿嘿,变成了我的双腿上坐着妖妖和雯了。因为是穿着短裙,经过这么一打闹,雯基本上是像把裙子掀起来坐在我的右腿上,冰凉冰凉的,感觉到就是雯的屁股贴着我的大腿坐着。这样子的刺激,我想也是大小狼们梦寐以求的吧。
妖妖搂着雯起身用屁股对着我坐了下来,做了几个背入式的动作,嘴里面还哼哼的发出爽叫声。又搂着雯转过来,把雯按坐在我的腿上,我的双手扶着雯的腰,好像我在操雯一样。雯尖叫着挣扎着。

妖妖坐下来觉得是在闹着玩,没啥感觉。可雯坐下来时的感觉就是有些异样,鸡巴也一下子就硬了。露这时也笑得用手拍打着我。我也觉得不能再闹了。就对妖妖说:“好了好了,别再闹了。伸手掏出几张一百泰铢,给过来玩的几个妖妖,一人一张(其实是给多了,当时的行情价是一人20泰铢就行的,我把露和雯的小费也给了。无所谓了,大家玩得开心就好)。

妖妖离开后,大家又重新坐下喝酒,雯坐下时用手掐了我的大腿一把,趴在我耳边说:“源,你好坏啊。”“我跟妖妖玩?”“雯姐的豆腐你也吃。”说着用手拍了我还硬着的鸡巴一下,转过头跟露说着悄悄话。

泰国的天气说变就变,有时会突然间下起雨来。回酒店的路上,下起了一阵阵小雨。下车上楼去的时候大家都有些酒意,雯双手左右勾着我和露,几个人左晃右荡的走着,隔着背心感觉到雯柔软的乳房摩擦着我的手臂,伸手搂着雯的纤腰走入了电梯,雯的手也搂着我,面对着门,背靠着梯间,手松开雯的腰,摸到雯结实的屁股,捏了一把,雯把屁股压住我的手。我也不再捏她的屁股,手就一直被压着。没被坚决拒绝就是有机会。

刚才摸雯的屁股时感到只是隔着裙子,没有摸到内裤的痕迹,估计是穿着丁字裤,怪不得刚才坐我腿上时觉得冰凉冰凉的。

出了电梯,一群人嘻嘻哈哈的回到了各自的房间。洗完澡,倒头就睡。隔壁又传来了叫床声,不再细说。

第五天,团友们坐快艇到一艘船上去玩降落伞,再到一个小岛上去吃海鲜、游泳。坐快艇时,我跟姐妹俩说:“你们坐到最后面去吧,不要坐在太过靠近快艇的前部。”自己就站在快艇的最前面,抓着快艇的栏杆。几分钟后到了船上,玩了一会降落伞后又是做快艇到了小岛上。

到了岛上,买了一些工艺品后准备下水游泳了。露说:“你们去吧我给你们看管东西。”“你不下来一起玩?”“我下去的话得杀出一条血路。”

换了泳裤出来,一看雯也换好了泳装。把我看得都流口水了。雯换了一身红色三点式泳装出来,小小的两块布没能包住她的双乳,边上露出白白的乳房,中间是一道浅浅的乳沟,扁平的小腹没有一点赘肉,泳裤是两边用小布条绑着的,打了两个蝴蝶结。

我问“你会游泳吧?”“不会,你会吧?”“当然会了,你擦点防晒露吧。”

雯接过我递过去的防晒露,把裸露在外面的身体擦了起来。又弯下腰擦双腿。弯下腰时双乳朝下,倒着垂吊在胸前,乳基不大,不过就是够挺。

双眼顶着看着雯擦防晒露。雯抬头见到我顶着她看,显得有些不好意思:“看够了没?”

你不会游泳那得租个泳圈,赶紧转身租了一个泳圈,踩着雪白的细沙(海里面的鱼吃了珊瑚礁后排泄出来)和雯一起慢慢的朝着清澈见底的海走去。

两个人在海边嬉水,玩了一会,边玩边往水深处走去。到了差不多齐胸深的时候,雯开始站不稳了,只好扶着泳圈学着游泳,可脚怎么也抬不起来。“源,怎么我的脚抬不起来啊?”

“还是我来教你吧。”说着我把泳圈上的绳子套在身上。抓着雯的手拉着她往后退,让她双脚打水。

一个海浪大了过来,雯呛了一口海水,站了起来,一手扶着我的肩,一手擦着脸上的海水咳嗽着。藉机用手拍打雯的光滑后背。雯扭动身体用手把我的手推开。

“还是到那边风浪比较小的地方去学吧。”说着拉起雯往旁边较为人少而且风浪比较小的地方走去。心想着脱离露的视线。

雯停下来,双手撑着泳圈往上跳,想要坐上泳圈。跳了几下还是没能上去。“要不要我抱你上去。”“去去去。你又想吃我的豆腐了。”没法只能帮着把泳圈使劲往下压,让雯坐了上去,把绳子斜着套在雯的身上。

“把我推过去。”嘿嘿,双手推着泳圈慢慢的边游边推,雯用双手朝我拨水,双脚也踢打着水。趁着雯闹着玩的机会,抓住雯的脚腿。雯不再抗拒,让我抓着她的脚腿推着游。雯躺着泳圈上闭着双眼,任由我推着。胸前两座小山一起一伏的。湿了水泳衣上有两个不大的突点。雯的双脚偶尔也会碰到我的肩膀。
到了风浪较为平静的地方,停了下来,站在齐肩的水里。潜下水去,透过清澈的海水,看到了雯圆圆的屁股被泳裤包裹着,泳裤有点勒着雯的大腿间。露出水面,手从水底下摸了雯的屁股一把,把雯吓了一跳,滚下了泳圈。雯个子有165,没能够着海底,双手拍打着水,脚也乱蹬着。伸手把雯抓住拉了过来。雯双手捶打着我“源,你使坏。”双脚乱蹬。

趁机伸手搂着雯的纤腰。雯伸手搂着我的脖子,眯着双眼,脚也不再乱蹬了。把雯搂在胸前,肚皮贴着肚皮,一手托着雯的屁股,吻了一下雯的嘴唇,雯的双脚盘着夹着我的腰,鸡巴隔着泳裤顶着雯的阴部。雯微微的张开小嘴,跟我亲吻着,松开搂着腰的手,往回缩揉着雯的乳房。雯的乳房不算大,刚好一手掌握着。雯微微的颤抖着,嘴张得大大的,使劲的吸吮着我的舌头。手把泳衣往上一推,手直接握住雯的乳房。雯轻轻的:“嗯。”嘴吸吮得我的舌头有点疼。手指轻轻的捏着雯黑豆般大小的奶头,雯扭着屁股,嘴里发出嗯嗯的哼叫声。托着屁股的手使劲的揉着雯的屁股,顺着股沟摸到雯的两腿间。雯倒吸一口气,发出:“哦。”的一声后头趴在我的肩膀上。用手扒开雯的泳裤,揉着她的双腿间,手指在肉缝中间揉捏着,指头抽插着雯的肉穴。雯双手搂着我的脖子,头向后仰着,轻咬着嘴唇。雯抬起身子,嘴巴贴了过来,一手搭在我的肩膀上,一手伸到底下,揉着我的鸡巴,眯着眼边揉着我硬硬的鸡巴边吸吮着我的舌头。

正当我们俩缠绵着的时候,一阵阵海浪打了过来。吓得雯啊捂着脸大叫,把泳圈套着雯。转头一看,原来是有人开着摩托艇和香蕉船快速的从不远处转过。激起了阵阵海浪。

雯羞涩的低着头,整理着泳衣。红着脸轻声道:“该回去了。”

回到岸边,露正躺在太阳伞下的沙滩椅上,戴着墨镜。见到我们回来了问道:“跑哪里去了?一下子就看不到你们。”“怕我把雯姐拐跑了啊?”“你敢。”抓起身边的细沙朝我仍了过来。

我和雯拿了衣服一起去冲淡水。露也跟着回到竹棚底下休息。

三两下就冲完换了衣服出来,抽着烟等着雯。过了一会,问出来了,湿淋淋的头发披在肩上,见到我在外面等着嫣然一笑:“走吧。”我靠着雯的耳朵:“舒服吗?”雯伸手掐一下我的腰:“再闹不理你了。”

买了三个耶青,一人一个喝着。其他的团友也陆续的回来。大家开着玩笑等着回程的船。船终于来了,坐车回到芭提雅的酒店,导游让大家回房间休息一会等着吃晚饭。晚上是自由活动时间,导游又使出他那三寸不烂之舌,让大家今晚一起去看成人表演。

我问姐妹俩“去不去?”露:“去,怎么不去。难得来一回,不看不是浪费时间嘛。”熟妇就是大胆。听着露的大胆的说,其他人也跟着附和着,把导游高兴得一个劲的说:“谢谢谢谢。”

回到房间,躺在床上回味着刚才的事,一幕一幕的重现眼前。想不到看似文静的她竟然是热情似火。不觉间人也放松着入睡了。

也不知道睡了多久,门外传来了吵杂的声音和门铃声。急忙起身开门,原来到了晚饭时间。

跟着大家一起下到餐厅吃了晚饭。吃饭时跟雯对面坐着,她默默地吃着饭,只是偶尔的抬头看看我,会意的微笑着。

到时候看表演了,看着雯怀着忐忑的心情跟着大咧咧的露走进大厅,心里暗笑着想怎么姐妹俩的性格相差那么大呢?雯一手紧抓着撸动手,一手放在扶手上,我坐在她的旁边。黑暗中腿贴着她的腿。

开始表演了,开始就是一些小品之类的,紧接着是一些女的用逼抽烟、往逼里面插了很多针然后再拉出来。听到雯轻轻的说:“这也行啊,不怕被针扎了。”我趴在她耳边说:“给你道具,你练练也行的。”雯用手拍了我的大腿:“你,说什么啊。”

到了男女操逼的表演时,雯的表情是相当复杂的,睁大眼睛看着,脸红耳赤的。随着鸡巴插在逼里面,肉体碰撞发出啪啪声时,她的呼吸有点急促,坚挺的双乳起伏着,手紧抓着扶手,腿有点颤抖着。我抓着雯的手,她也紧握着,手心也出汗了,微微的颤抖着。耳语:“你湿了?”手指在我的手心上划了一下,黑暗中见到她双腿夹紧。

表演结束后,灯光亮了。露也红着脸站了起来。大家随着熙熙攘攘的人流走了出来。

回到酒店,见到时间还早,露说到外面走走,吹吹风。我打趣的说:“淡定淡定。”

芭提雅的夜生活真实丰富多彩,海边酒吧林立,灯红酒绿。街边有很多出租摩托车的小店,门口停着很多高低座的机车。雯:“好久没坐过摩托车了。你会开吗?”“我敢开,你敢坐不?”“谁怕谁啊。”

用蹩脚的英语跟店主聊了起来。

“howmuchrenttenminutes?”

“tenminutes?”

“yes.”

“towhundreds.”

“onehundred.ok?”

“no.atleastonehundredandfifty.ok?”

“ok.givemefive.”

击掌成交。

露、雯看着我跟店主唧唧哇哇的说了一通话后还跟店主击掌成交。都显得一脸茫然。

各位狼友可能觉得我是在吹了,敢在泰国开车。其实中国跟泰国的驾照是相互认可的,出国前只要办理一下手续就可以的。只不过我国机动车是靠右行驶,泰国的是靠左行驶。

拿过钥匙,坐了上去,雯也坐了上来,趴在我的背后,双手搂着我的腰,坚挺的双乳紧贴着我的背,暖乎乎的。

把钥匙插进去,看着是一档,收紧离合器,把档位挂在空档,松开离合器。点火,加一下油门,机车发出轰鸣声,松开油门。把机车脚架收起,左手再次收紧离合器,右手加大油门时慢慢的松开左手,机车跃跃欲试,再松一点离合,油门加大,机车随即开动。把离合器全松开,随着机车发动机发出的轰鸣声,机车快速的驰骋着,稍微松开油门的瞬间迅速的换挡。

沿着海边开了几公里后掉头往回开。雯紧趴在我的后背,头发被风吹起飘逸着,短裙也被风吹得飘了起来,露出雪白的大腿。回到小店,给了店主一百五十泰铢后,三个人往回走。

“你们喝不喝酒,要的话买回去喝?”雯看着露,露:“好啊。”买了啤酒回到她们的房间,三人你一罐我一罐的喝了起来。露是大口大口的喝,跟雯一小口一小口的喝形成了鲜明的比对。我呢,是不急不慢的喝着。不一会,喝了好几罐的露渐现醉意,看着有点脸红的雯,心猿意马的望了雯一眼,她也会心一笑,边对露说:“姐,你别喝太多。”边说又给露开了一罐。

露接过又喝了起来。

露:“喝多了,上上洗手间。”步履飘飘的进了洗手间,雯也跟着进去看看。一会就扶着露出来。“没事吧?”“没事。你们继续喝。我有点犯困。”说完倒在床上。

雯对望了一会,看着躺在床上的露。站起来,走到雯背后,双手伸到前面揉着她的双乳,低头吻着她,雯也报以热吻。雯站了起来,指着睡着了的露,趴在我的耳边:“你先过去洗洗,一会我过你那边。”

无奈只好强压欲火,回到房间,虚掩着门,拿了一条内裤进了洗手间。
穿着三角裤躺在床上,心想着会不会被雯放飞机。过了一会,门被轻轻的推开,雯赤着脚跑进来后随即转身把门关紧,背靠着门,喘着气,手拍打着胸部。
见到是雯,穿着一件宽松的衣服。赶紧从床上跳了起来,迎着雯走了过去,两个人拥抱着激吻,搂着雯的纤腰,边吻边相互抚摸着,隔着衣服揉着胸部,雯没有戴胸罩,娇小的乳头挺立着。下体扭动着相互摩擦着,伸手掀起衣服摸着光滑的屁股,原来雯穿着丁字裤,用手拨开丁字裤,摸到了肉缝,里面已经是湿淋淋的,扣着雯的腿间,雯颤抖着,嘴里啊的轻叫着。雯的手也伸进我的裤子里面握着鸡巴撸着,撸到龟头时用拇指按压了马眼一下,每按压一下,龟头上传来一股麻麻的感觉,我的屁股就会不由自主的顶一顶,鸡巴被撸得越来越硬,把雯身上我衣服从下往上拉起来,雯也把双手举起,衣服被我脱了,只穿着黑色丁字裤。把雯抱起来放在床边,压上去吻着她的脖子。“哦,痒。”边吻她边揉乳房,捏捏小乳头,往下亲,舌头舔着她平滑的肚皮,隔着丁字裤舔了一下雯的阴部,用手把丁字裤往下拉,雯的屁股也配合的往上抬起。

雯全身赤裸的躺在床边,抬起她的双脚,伸出舌头,自下而上的舔拨着雯的肉缝,里面湿湿的,两片小阴唇有点发黑,好在阴唇间的嫩肉还是粉红的。雯的逼毛修整的相当不错,大小阴唇上一根也没有,只留阴埠上一道细小的毛,穿着丁字裤也不会露出毛毛。舔吸着雯干净的逼逼,雯发出一声闷叫声:“嗯。”吮住阴蒂“啊,好舒服啊,我要鸡巴快。”雯发出一声尖叫,抬起头,双腿夹紧,夹住了我的头。

我站了起来,把雯的双脚抬起,双手抓着双脚。雯一手揉着乳房,一手伸到下面,用食指和无名指掰开逼唇,中指揉着阴蒂哼叫着“我的逼痒,源,操我,用你的大鸡巴操,使劲的操,哦哦。”屁股往上顶起,骚态十足。

大鸡巴对准着肉穴,用龟头顶着,龟头上流出的几滴透明液体和肉穴流出的阴水混合着,起到润滑剂的作用,屁股往前一顶龟头被吞没,小阴唇也被插入到肉穴里面。“啊啊啊好大的鸡巴头干我,使劲的干,干死我这小骚逼。”昂首翘立的鸡巴头顶着阴道壁的前方,屁股再往前猛顶(大家应该知道女人的g点在阴道壁前几厘米深的地方,这么操,龟头会来回顶、刮到g点),壮汉推车,大鸡巴猛的抽插着雯的骚逼。“啊啊啊哦哦操死我了。”雯边叫边用手揉乳房、阴蒂,扭动着屁股。“爽我的逼好舒服,使劲用力啊啊啊,好久没没被鸡巴操,逼痒受不了了,啊啊啊啊啊。”淫荡的叫床声和肉体的碰撞声在房间里回荡着。

猛的抽插几分钟后,两人都气喘吁吁的,动作都慢了下来。趴下去吻着雯,鸡巴慢慢的抽动着,雯也紧抱着我。

雯把我推起来,让我坐在沙发上,跪了下来,粘着淫水的鸡巴硬梆梆翘在雯面前,雯抬头看了我一眼,伸出舌头绕着嘴唇舔了一圈,低下头张开小嘴,含住龟头。一阵快感从底下直冲上来。灵活的舌头围着龟头慢慢的转动着,嘴巴吮吸着龟头,边吮吸着边用舌头顶住马眼。

雯吐出龟头,用手接住嘴里面流出来的淫水和口水,涂抹在龟头上,用手撸动着鸡巴往下撸时用嘴巴把鸡巴整根含住,嘴巴把鸡巴吐出时手又往上撸,手上下的撸动,鸡巴也在嘴里吞吐着,把鸡巴整根含住,使劲的吸住,手紧握这鸡巴往上慢慢的撸,嘴把鸡巴慢慢的吐出来吸住鸡巴头,用手把鸡巴往前一掰,啵的一声响,鸡巴头跳了出来。超级硬的鸡巴贴在我的肚皮上。雯起身转了过来,背对着我跨坐在我的双腿根部上,鸡巴被夹在两片阴唇间。雯抬高屁股,把鸡巴从双腿间掏出,又把含在嘴里的淫水、口水吐在手里,涂抹在鸡巴头上,对准穴口,屁股猛的坐了下来。“啊啊啊。”鸡巴又被吞没在肉穴里面。雯双手撑在我的双腿上,屁股上下移动着,用肉穴套弄着鸡巴。嘴里不停地喊叫着:“我操你的大鸡巴逼舒服哦哦哦。”逼里面流出来的水把我的鸡巴毛都弄湿了。

看着雯大汗淋漓的,拍了一下她的屁股:“到床上去。”雯喘着气起身爬上床。

“趴着,把屁股翘高,双腿分开。”

雯顺从的照着我说的趴着翘高屁股把腿分开,胸部贴在床上,雯的骚逼差不多是朝上的。看着微微张开的两片小阴唇,我站到床上,双脚站在雯的屁股两侧,先是一手扶着床屏,一手把鸡巴对准洞口,把鸡巴插了进去。“啊啊啊啊你插得好深啊我的逼都被你插破了我的大鸡巴哥哥,我被你操得爽死了。”后来是双手扶着床屏,弯着腰鸡巴使劲的上下抽插着肉穴。

“我操你这‘小骚逼,看你还骚不?”

“我就要骚,我的逼不骚的话那会被你这骚鸡巴操,你的鸡巴爽我的骚逼也爽。”

使劲的操着雯的骚穴,每次插到底时雯都会啊的一声大叫。鸡巴插逼动作越来越快,汗水滴落在雯的背上。雯的叫声也越来越大。“快操我,我要来了,我升升天了啊啊啊啊啊啊。”随着雯的大叫,问道阴道强烈的收缩着,阴道口一下一下夹紧我的鸡巴。

雯高潮了,浑身发抖,我也加把劲使劲的插着。“哦哦哦哦哦啊啊。”把鸡巴插到雯阴道的最深处,顶着射出了一股股精液。鸡巴慢慢的变软,滑出雯的阴道口。瘫倒在床上,雯也转过身来,侧身躺下,头靠在我的胸前,一只脚盘在我的腿上。

两个人像虚脱了一样一动也不动的躺着。谁也没有说话,相拥的休息了一会。

雯起身:“我洗洗后就得过去,别让姐姐发现了,你也洗一洗吧。”

事后还来个鸳鸯浴,不再细说。雯临别时在来个深吻。

一觉睡到天亮,起身洗漱。出门后按雯房间的门铃,没人在房间。只好独自到餐厅吃早餐,餐厅也不见姐妹俩。正当我怀着忐忑不安的心情四处张望时,姐妹俩拎着一袋水果回来了。“一大早就出去买东西啊?吃了没?”

白痴,见到人家买东西回来还明知故问。人做了亏心事往往就会语无伦次。
“吃了。昨晚喝多了,早上起来头有点发胀,就想到外面走走,谁知道雯睡得像猪一样,叫了老半天才把她从床上拉了起来陪我出去。”露说着。

“昨晚你们喝到几点?你走了我也不知道。”“很早就走了。”心想你知道了那还有戏。

吃完早餐后大家忙着收拾东西,退房后坐车回到曼谷。车上我和雯都坐在后面两侧,相对会意的一笑。雯笑脸嫣然,满脸红霞。途上还对着我悄悄的扮鬼脸,用手指刮着脸羞羞。

人前淑女,人后荡妇;人前君子,人后色狼。

中午吃饭后又是购物,狂购,花了老狼两万多,我还特意多买了一个珍珠鱼女式皮包。回到车上时小心轻放的递给了雯,雯红着脸轻声:“谢谢。”也回赠一个小挂饰给我。

当晚又到她们房间里面喝茶,趁着露洗澡时拥吻了雯。露不喝酒看来就没戏了。因为第二天又要赶着坐早班机回国,所以很早就辞别回房收拾东西睡觉。
第二天早上在去机场的路上,跟露和雯交换电话和邮箱,准备回来后把相机里面对方相片发给对方。

至于回来后跟雯的故事,以后再写。

  也许你喜欢